当前位置:经典案例

各省高院关于『转售利润损失』裁判规则

发布日期:2018-03-20 14:26:30     浏览次数:231返回列表页 <<

一、裁判规则:认定转售利润预期可得利益损失应当为毛利润扣除其因此而缴纳的增值税税额(17%)、企业所得税税额(运营成本*25%)以及相应的企业管理运营成本

案例索引

    宁洱富隆矿业有限公司与攀枝花市德能工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2)川民终字第217号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10条的规定,结合本案案情,德能公司的转售利润应当为毛利润扣除其因此而缴纳的增值税税额、企业所得税税额以及相应的企业管理运营成本,即279550.2元(毛利润)-135394.83元(增值税税额)-(31038.84元-企业运营成本×25%)(企业所得税税额)-企业管理运营成本,为108116.53元-企业管理运营成本×75%。虽双方当事人未就企业运营成本具体数额举证,但企业运营成本是众所周知的客观存在的交易成本,同时结合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中的过错等综合因素,本院对德能公司可得利益损失酌情认定为8万元。

二、裁判规则:无效合同自始无效,当事人不得据此主张预期利益

案例索引

    赵文继与西安西港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案民事裁定书(2017)陕民申12号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赵文继一审诉请西港公司赔偿其转售利润损失,转售利润系买受人通过履行合同取得房屋所有权后,若再次出卖该房产可以获得的预期利益。本案合同因西港公司至诉讼时仍未取得案涉商品房预售许可证而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确定合同无效是国家公权力对当事人意欲发生私法效果的根本否定,无效合同不应予以履行,故当事人预期通过履行合同可以获得的利益不受法律保护。赵文继关于西港公司赔偿其转售利润损失的诉请没有法律依据,一、二审法院不予支持正确。

三、裁判规则:预期利润应当具有一定的确定性,并结合企业的运行成本、正常利润率、违约方的正常预见能力等因素酌定利润

案例索引

    桐乡市健民过滤材料有限公司与江苏六鑫洁净新材料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2013)苏商终字第0226号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案涉8.17合同订立的背景是甲型H1N1流感爆发时期,当时市场对口罩等防护用品的需求量不可避免地增加。因此,只要六鑫公司收到健民公司提供的用于生产口罩的无纺布原料,合同依约顺利履行,则六鑫公司即可通过转售取得预期的利益。六鑫公司主张的转售利润损失已具备可实现的条件,因此具有一定的确定性。

由于并无证据证明健民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对六鑫公司与符瑞公司之间买卖合同的价款系明知的,故健民公司无法预见终止案涉合同后六鑫公司可能产生如此巨额的利益损失,六鑫公司诉请要求的可得利益损失数额,已远远超过健民公司所能预见到的范围,原审判决未支持六鑫公司诉请主张的可得利益损失数额正确。原审判决依据生产型企业的运行成本、正常利润率、健民公司的正常预见能力等因素酌定的利润率为100%,在健民公司未举证证明该价款价差属不合理价差利润的情形下,应认定原审判决酌定的可得利益损失数额并无不当。至于健民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行业利润率信息,因受产品种类、地区、时段的影响,仅能反映平均利润率,并不具有特定性。该平均利润率既不能反映本案中六鑫公司的实际损失,也不能反映健民公司在订立案涉8.17合同时可预见的损失范围,且与健民公司在一审中举证的损失范围之间亦存在矛盾,故对其证明目的,不予确认。

四、裁判规则:转售利润应当在合同签订之时即已确定,转售方明知前一份合同无法履行仍然签订转售合同的,转售损失属于自行扩大损失,应自行承担 

案例索引

    日照联贸物资有限公司与山东百业星矿产能源有限公司、王际洲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5)鲁商终字第279号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违约方赔偿的具体数额应当受到可预见性标准、减轻损失规则等规则之限制。本案二审中,日照联贸公司认为如果其将货物全部转售其可以获得315万元转售利润,但是其无证据证明其在签订涉案合同时已经确定转售方,涉案矿石可以63元每吨的差价全部卖出,故该损失数额的确定不符合可预见性标准。并且,日照联贸公司与鲁冀公司所签合同中约定的矿石品质与涉案买卖合同约定的并不一致,以该份合同确定差价缺乏依据。另外,日照联贸公司与鲁冀公司签订铁矿石买卖合同时,明知涉案买卖合同已经无法履行,该行为亦违反了减轻损失规则,故即使存在扩大的损失其无权要求百业星公司予以赔偿。

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 沈阳刑事律师 地板 老北京布鞋 沈阳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