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典案例

当质押物不再是物,而是权利时。

发布日期:2016-05-30 16:24:07     浏览次数:815返回列表页 <<

 王柔嘉

 

在经济市场多元化的今天,以权利质押获取资金已经成为了常态,而取得权利质权的一方应当注意一些什么问题呢,先让我们看一个案例:
“S公司是一家小额贷款公司,C公司向S公司借款3000万元人民币,自然人L为该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W公司为该笔债务以其与H公司合作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中投资的1.36亿元所形成的权益,作为对上述3000万元债务提供的质押担保,与S公司签订《债权质押合同》,合同中将该质押权利称为‘股权’。后C公司逾期不履行债务,L拒绝承担承担保证责任,W公司拒绝履行《债权质押合同》约定的担保责任。S公司遂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1、C公司履行债务并支付相应利息;2、L对上述债务及利息承担连带偿付责任;3、W公司以其房地产项目中的投资权益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偿付责任。实际情况是C公司并无实际资产,L涉嫌诈骗罪在逃,W公司已停止实际经营活动,但其确已投资的未开盘房地产项目真实存在,只是未与H公司成立独立项目公司,仅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三被告均未出庭。”
案情至此,不难看出第一项与第二项诉讼请求获得支持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并无现实意义,关键在于第三项诉讼请求可否获得法院支持。
《债权质押合同》显然是一种权利质押。但本案中,该权利质押能否形成呢?《物权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有权处分的下列权利可以出质:(一)、汇票、支票、本票;(二)债券、存款单;(三)仓单、提单;(四)可以转让的基金份额、股权;(五)可以转让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专利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六)应收账款;(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可以出质的其他财产权利。”《债权质押合同》中将质押的权利称为“股权”,那么它究竟属不属于《物权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四项规定的“股权”呢?《物权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以基金份额、股权出质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以基金份额、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登记的股权出质的,质权自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以其他股权出质的,质权自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该案中,W公司与H公司基于《合作协议书》共同出资合作,并未成立独立项目公司,未成立公司则谈不上享有可以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出质登记”的股权,仅是基于《合作协议书》对该房地产项目享有一定投资份额,所以从这一角度来分析,权利质权没有形成。
《物权法》第二百二十三条中另一个与该案中所涉权利最为相近的是第六项“应收账款”,那么该案《债权质押合同》中产生于《合作协议书》的权利是不是应收账款呢?笔者认为,应收账款实质上属于一般债权、金钱债权、由合同产生的债权。《合作协议书》中的权利符合普通、金钱、合同的前置条件、但是它尚不是债权。原因在于,W公司通过《合作协议书》的投资行为尚未产生任何权益,因为其投资的房地产项目尚未开盘,而投资行为是一种共负盈亏的行为。若投资项目结果是盈利,那享有的请求分配利润的权利是一种债权;若投资项目结果是亏损,那在对外不负债务的情况下对于剩余价值的分配权尚可称之为债权,如果在对外负债的情况下则是债务,所以W公司投资的房地产项目由于没有开盘尚未形成债权。虽然民法原则为“法无禁止即自由”,但《物权法》总则规定了“物权法定”原则(即物权的种类和内容由法律规定),所以该权利质权从这一角度分析依然没有形成。
所以S公司从取得权利质权的角度来维护合法权益,险些让自己的胜诉变得毫无意义。所幸,S公司经咨询律师后,变更诉讼请求为“要求W公司承担连带偿付义务”,审理法院最终支持了S公司这一变更后的诉讼请求。原因在于,虽然《债权质押合同》没有形成权利质权,但依据《债权质押合同》相关条款约定,应当认定W公司有为该债务担保的意思表示,所以W公司应当在《债权质押合同》约定的权利质权责任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S公司获得了具有实际意义的胜诉。
权利质权的形成较其他担保物权的形成有更为严苛的法律规定,所以笔者在此提醒各位,在取得权利质权前应更加审慎,建议事前咨询或者委托专业律师进行操作,以保障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本文作者系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 沈阳刑事律师 地板 老北京布鞋 沈阳租车